依据汉、藏史料分析,西部高原上,自远古之时,产生了原始的自然文化思想。

这种以自然为中心的世界观,在古人的生活中,经过时间的积累沉淀,发展成为一种自然宗教思想。

自认宗教思想,占据了古人的精神世界。在长期的信仰实践中,宗教融入到了生活之中,渗透到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,融入古人的一切活动之中。

对自然的信仰,成为古人的世界观,对自然的崇拜,成为了古人的方法论。

当生活与信仰融为一体的时候,宗教文化获得了土壤,形成了深厚的根基,宗教思想不断发扬光大。

原始的高原,变成了信仰的世界,宗教繁荣兴盛,宗教文化宏大、灿烂、悠久。

自然信仰思想文化,侵染的雪域高原,养育了信仰的人们,高原,异常神秘。

一个强大的宗教势力成长起来,走进了历史。

        一、神秘的附国

据史料分析,可以推测。

公元前二千年始,至公元七世纪初,两千五百年的历史长河中,有一个被称为“附国”的宗教集团,以宗教为手段,雄霸高原,成长为一股强大的宗教势力。

汉史记载告诉我们的一个附国:一、区域,蜀郡西北境外,距蜀郡两千里;二、种姓,汉代的西南夷;三、大小,其地南北800里,东西1500里,居民2万余户;四、地理特征,近山谷,有水南流;五、出产,青稞、 小麦、 牛、马、白雉、细鳞鱼,还出产金、银;六、傍山垒石为房,民居为石碉;七、部落由首领统帅,无姓氏,俗好歌舞;八、戴圆钵形皮帽或幂,穿毛毼皮裘及漆皮甲,着牛皮靴,饰铁制项锁、手钏,首领用金饰;九、习俗重鬼神,重罪处死,轻刑罚牛;十、东接嘉良夷、南邻薄缘夷,西为女国,东北连山数千里为党项。

从以上十大特征考证,附国,具体地理位置在邛崃山西南部。更为准确的说法,就是金川县安宁地区大金川河以西的地域。或者说,就是安宁地区的邛崃山内的地域。再说具体一点,就是安宁地区的安宁乡、卡撒乡、曾达乡。

汉史料还告诉我们一个附国:嘉良夷有水广三十步,附国水广五十步,皆南流,以韦为舡。附国南有薄缘夷,西接女国。隋炀帝时曾入贡,之后,无音信。

依据此史料考证,这个嘉良夷,是一个部落,是“东嘉良”,在邛崃山的东部地域,今天的小金县境内,具体位于抚边河一带。嘉良夷之水,就是抚边河。附国之水,就是大金川。嘉良夷之水和附国之水,皆南流。抚边河位于邛崃山东边山脚下,大金川位于邛崃山西边山脚下。邛崃山脉为南北走向,称为横断山,嘉良水和附国水由北向南并行而流,于丹巴章谷相汇为大度水之头。附国,也叫“西嘉良”,东西两嘉良,以邛崃山的山梁雪峰为界。以韦为船,就是牛皮船。南边薄缘夷,就是丹巴县的革斯扎、边尔、丹东、巴旺四乡,汉史中被称为“南水国”。西边相接的女国,丹巴县的巴底乡和金川县的马奈乡、马尔邦乡、杜松乡。

有关附国的一些思考:

一、西南夷,西汉时候的这个西南夷,所指对象,局限于川西北,川西北“六夷”的统称。汉史中的南夷蛮,西南地区的夷人,是西南夷的后裔。或者这样说,南亚的一些人种和云南地区的许多人种是古蜀国和凉山彝族的后裔,而古蜀人和凉山彝族的祖先,就是西南夷。这个西南夷,是秦汉时期的称谓,在战国春秋以前,称为“东夷人”。为何叫作东夷?古夷人居住于邛崃山地区,邛崃山在古人地域概念中有其特殊含义,它是西戎与中原的分界线,虽然被划为西戎,但处于西戎的最东边。隋唐时期,邛崃山的西部,金川地区,“白狗”部落,被称为“生羌”,在中原的视角里,邛崃山以西,认知甚少。

二、其地南北800里,东西1500里,居民2万余户。这三个数据,有着特殊的含义。附国,两个概念,一个是“虎”部落,第二个是虎部落统领的众多部落组成的联盟。狭义的附国,就是“虎国”,一个崇尚黑虎图腾崇拜的群体。广义的附国,就是“嘉良夷”,由夷人群体内的众多部落联合的宗教群体。这个宗教群体,首领部落,就是黑虎部落,联盟中的理事身份,共同的宗教的首领部落,就是说,共同信仰的宗教的领袖所在的部落。这个联盟中的虎国,就是以卡撒乡为中心的黑虎图腾崇拜群体的地区。

三、出产的特殊性:细鳞鱼,也被同期的中原称为“嘉鱼”,就是今天的大金川河的“细甲鱼”。出产黄金之说,金川之名的来历,可谓产黄金之地为金川。

四、卡撒,邛笼之帮。傍山垒石为居,此为居之石屋,就是今天嘉绒的石碉,汉代叫作“邛笼”,隋朝叫“石屋”,唐朝叫“重屋”。

五、“无姓氏”的真实含义:古夷人,因地理因素,从原始社会后期进入到母系氏族社会以后,根本就没有走进男权社会。夷人族群沿袭“母系血缘家族”氏族社会达数千年之久,一直到二十世纪五十年代。夷人群体内部,盛行从母居、从母姓的母系继嗣制。社会组织结构,完全以女权为核心进行建构。这个母系继嗣制的标志,就是“房名”,也就是家族名号,是原始的分封制的结果,是财产权的象征。房名所有者为家族的年老女性,家族的统治者。无姓氏,其实是有姓氏,房名就是姓氏,离开房名,在女权社会中根本无法生根。汉史中的“娰”姓,所指就是女权社会中家族掌权人,年长的母亲,这个“娰”,姓,就是房名。

六、俗好歌舞之说:今天的嘉绒锅庄名扬天下,这个嘉绒,就是虎国时期的嘉良。锅庄,就是嘉良的圈圈舞,堪称艺术奇葩。      

七、“古藏人”服饰:戴圆钵形皮帽或幂,穿毛毼皮裘及漆皮甲,着牛皮靴,饰铁制项锁、手钏,首领用金饰。这种服饰,就是嘉绒服装,由嘉绒祖先古藏人传承至今。

这个附国,或叫作虎国。在不同的历史时期,有着不同的含义。或者是一个部落,或者是一个部族,或者是一个庞大的宗教群体。要说小,就是今天的安宁、卡撒、曾达三个乡的区域,要说大,可能就是整个青藏高原。

         二、附国消失之谜

汉史料正是一个事实:唐初之时,强大的吐蕃王朝东进,兼并东边众多部落,附国名称遂不复见于记载。这种说法,就是中原的观点,好像就是虎国被吐蕃所灭。

真正东的嘉绒文化的人,不会赞成这种说法。

什么是附国?对中原来说,就是一个虎国,一个崇拜“黑虎”图腾的部落而已,是一个老虎之国,皇家忌讳老虎,将虎国该叫“附国”。真实的虎部落就是一个小邦,而中原视角中的“附国”,是一个强大的帝国。这个帝国并非黑虎部落,而是黑虎部落所在的族群,那个嘉良夷社会。

这个嘉良夷社会,就是一个部落联盟王朝。这个联盟王朝,性质,就是宗教实体,由众多共同信仰的部落形成的一个信仰组织。这个信仰组织,由宗教领袖统治,联盟的领袖有双重身份,即是一个具体部落首领或宗教首领,又是宗教联盟的统帅。

在古代的青藏高原,没有地方未受到这个宗教势力的文化思想的传播,所有地方皆接受了这个宗教文化。这个“古西藏”的宗教文化,今天称为“雍仲本教”,其实,就是老虎部落为中心的那个宗教王朝的信仰思想体系。只是,今天没有人愿意承认这种现实而已。

汉史料还告诉我们:隋大业四年(608)其王宜缯遣素福等8人为使朝隋,翌年又遣使宜林等率嘉良夷60人朝隋。隋朝于西南边置诸道总管遥控之。其邻接诸部落或附吐谷浑,或附附国。

附国遣使,派宜林等,率嘉良夷60人朝隋。八人,是虎部落之国的使者,60人,就是宗教联盟王朝的使者,代表联盟中各个组阁部落的使者。虎部落是联盟的首领,联盟中有多少个部落?隋唐时期的中原说法是“是一个宗教部落”,嘉绒雍仲苯教藏文史料说“嘉绒甲卡却吉”,是十八个。两个数字应该有一致性,十八才是准确的。十八个,应该是嘉良夷宗教联盟的部落数。

这个政权,这个宗教,有着自身的名号,就是“嘉绒”。嘉绒,也叫作“嘉良”,也叫作“邛笼”,也叫作“象雄”。

附国,真的被吐蕃东征所灭?了解唐、蕃战争拉锯地区历史的人不会这样认为。嘉良夷,地处唐蕃之间,是两大政权的争夺之地。虎部落曾经被吐蕃征服,吐蕃挟持“春桑”、“白兰”、“白狗”三羌进攻唐朝,这个白狗,就是黑虎部落,隋唐史料说,白狗羌又名“猫羌”,猫羌即是黑虎羌。

作为宗教联盟王朝是否被吐蕃所灭,应该不可能。公元607年,大鹏部落首领由嘉尔莫接替,宗教联盟领袖换人。大鹏部落,就是“东女羌”,也就是中原的所称的东女国。因为东女国首领“嘉尔莫”的出现,这个联盟的统治者由这位女人担任,这个状态在中原视角中,就是女权,是一件稀奇的事情,于是,将这个联盟称为“东女国”。据考证,大鹏部落首领家族当家人“仁钦白”嘉尔莫主政,黑虎部落,中原称为“若水羌”,本身就是大鹏部落的附属部落,或者叫支部落。

附国也好,东女国也好,实质就是一个。这是,在中原汉史里边,这个联盟的名号有了改变,从附国变成了东女国。

       三、东女国王朝

川西北高原上,那个强大的宗教政权,因为中原对女权社会的夷人族群的社会状态的认知程度的不断加深,高度的女权文化暴露在世人面前,致使中原变更了对这个联盟的称呼。

也因此,川西北出现了女儿国。东女国的出现,代表着中原对嘉良夷的母系氏族社会形态的认可,并不等于母系氏族社会的嘉良夷的出现。中原没认知之前,这个女权社会已经沿袭了数千年。

七世纪之初,高原吐蕃王朝兴起,随着吐蕃王朝的扩张,高原上东部的一些部落邦国纷纷土崩瓦解,难于避免被吐蕃吞并的厄运。

至八世纪中叶,三大势力斗争的局面形成。东女国,在两个强大的势力之间,遭受挤压,无力对抗,扮演着“两面羌”的角色,左右逢源,反复无常。

在吐蕃的眼里,东女国,堪称高原霸主,是一个历史性的霸主,分量很大,不敢轻视。从另一个角度看,东女国乃高原宗教之本,有着共同的宗教文化。

大唐帝国与吐蕃王朝之间,相互为敌,东女国是争取、团结、拉拢、利用的对象。此时,东女国,在两者之间处于重要的战略地位,邛崃山横断中原与青藏高原之间,是自然地战略屏障。吐蕃东进中原,中原西上高原,邛崃山,就是跳板。

唐蕃时期的高原宗教势力嘉良夷,中原朝廷给的符号是附国,转换叫作东女国,对嘉良夷的描述是:女王,是东女羌的首领,统治者东女国。东女国是女权国家,国王是女人,女性地位很高,男性之职就是征战,大小官员皆由女人担当。东女国所在的弱水地区,弱水流域,出东女国之外还有八个国家,称为“西山八国”,西山八国诚服于东女国。

此西山八国有何含义?西山八国,就是嘉良夷,就是那个宗教政权联盟王朝。八国加上东女国,再加上东女国的附属“弱水国”,弱水流域宗教信仰的夷人部落达到十个。当时中原说有十一个宗教部落,应该就是这个意思。其实,嘉良夷宗教族群远不止这是个部落,在若水流域的邛崃山夷人区域,还有众多的嘉良夷宗教部落。嘉绒宗教联盟,嘉绒有说法,自远古就有十八部落之说。

八国为啥要叫作西山?其一,是中原对弱水流域区域地名的称呼;其二、反映出八国的中心是西山,西山,就是女王部落所在地域。在弱水地区,西山部落就是八国的统治者,受西山管辖。这个西山,是弱水八国的首领,这之时中原的视角。其实,西山并非仅仅是弱水流域的统治中心,而是整个嘉良夷宗教联盟的统治中心。

在苯教藏文史料中,也有相关的历史记载,说,嘉莫绒的中心在独脚。独脚,就是女王居住地的地理坐标。藏文史料中的嘉莫绒,就是中原文化中的嘉良夷,就是之前的虎国,就是当时的东女国。

西山八国,揭示的是:东女国,是一个部落联盟,是一个部落联合政权。在中原汉区,对东女国的宗教文化没有深层的认识,反映出汉朝廷对周边少数民族风俗的陌生。

从大鹏部落首领嘉尔莫开始,中原视角中,东女国接替了虎国。至此开始,东女政权直到“西山女王,见夺其位”之时,经过了大约一百五十年,之后,东女国解体。

东女国走进历史,虎国消然退去,成为了一个不解之谜。这个强大的附国政权为何一下消失,变得无影无影踪,感觉难于理解,说不过去,没有道理,是一件不可能的事。

东女政权的出现,结束了虎国统领宗教联盟近二千五百年的历史,高原那个强大的“附国”退出了历史舞台,悄然离去。

对中原来说,附国消失了,东女国产生了,女王出现了。实质上,根本就没有变,弱水部落就是虎国,与东女国就是一个首领家族的疆土,东女国就是虎国,虎国就是东女国。只是,在中原的角度,改变了对虎国的叫法,使用了东女国的称呼,以此来表示对女王嘉尔莫的认可,表示对女权文化的好奇。

被中原称为东女王的这个嘉尔莫,走入了汉文化历史而已。汉史所记的东女国的政治形式,是嘉良夷社会的共性,普片存在,是嘉良夷社会根本的政治制度,没有什么特殊性可言。

从今天回看历史,在唐蕃之前,一个虎国,中原以“附国”相称。这个虎国,就是大鹏部落的组成分支,它,就是古代雄霸高原的枭雄,嘉良夷的虎部落,以老虎作为图腾的群体。

这个虎部落,掌管着高原宗教联盟王朝政权,青藏高原的古代历史,就是附国的历史。附国的历史,就是宗教的历史。

      四、四千年的宗教政权王朝

对汉史料和藏史料的深入研究,让我们看到了一个横跨四千年的宗教势力。上至“三皇五帝”时期,下至“乾隆金川之战”,那个川藏间的由自然信仰崇拜支撑起的远古的“昆仑文明”和“若水文明”。

远古的“夏”部族,就是嘉良夷的“嘉”,就是今天嘉绒“嘉”。夏,就是一个名号,是远古众多部落联盟的符号。夏,只是声音词语,一个族群形式的名称。夏,是宗教的名号,代表着一个宗教族群实体,一个有同种姓的众多部落形成的组织,一个共同信仰的族群内的部落联合政权。

夏,就是嘉,嘉,就是夏。这个宗教王朝在不同时期,信仰部落的数字,夷人中有十八个,在夷人之外还有多少个,应该不会少。

据藏文史料,青藏高原曾经出现过“古西藏文明”,被称为“象雄文明”,文明的实质,就是苯教的传播为主线出现的宗教文化现象。

其实,纵观东方古代历史,自然文化就是整个东方世界的基本文化,中原如此,北方蒙古如此,日本和朝鲜如此,西南民族如此,一些南亚国家如此。整个东方,文化一体。东风所有文化,其祖源指向一个地方,就是川藏间邛崃山和岷山,那个古代的“江水”和“若水”。邛崃山,就是东方文化源头的坐标。邛崃山地域的金川,就是宗教势力统治中心所在。

发端于金川安宁地区的雍仲苯教,就是这个宗教王朝原始的自然之法。这个自然之法,就是东方文化的源头。本教,才是东方佛教、道教、儒教源泉。

这个宗教组织形式,上古之时叫作“夏”,中古之时叫作“嘉良”,近代至今,叫做“嘉绒”。这是在汉文化出现名号,其实,在嘉绒的历史长河中,叫法一直没变,就是“LIARONG”,嘉,就是宗教,戎,就是宗教部落。

川西北上古时期的宗教政权“夏”,已经随同下山的邛人进入到川西坝子,而在原始地的“嘉”被下山的邛人子孙称为“穷桑”而已。

经考证,川西北的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金川县的安宁地区,就是古老自然文化思想的摇篮,雍仲苯教的世界,雍仲家族的本部,高原宗教王朝的核心,“董巴”家族的老巢,古代信仰世界的圣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