邛崃山,自有地理。

川西高原上,有一座南北走向的大山脉,名字叫“邛崃山”。

邛崃山脉,南边,甘孜藏族自治州丹巴县境内,大、小金川河交汇处,地理坐标,“墨尔多”大山。邛崃山脉,北边,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,红原、理县、黑氷三县交接处,地理坐标,“雅夏”大山。

邛崃山脉,所跨区域。从南至北,丹巴县、小金县、金川县、马尔康市、理县、黑水县。

邛崃山脉,自古以来,活动的群落,只有一个,现在的名号,叫“嘉绒”。

历史文化,如何解读邛崃山,如何解读嘉绒。

“邛”,出现于距今两千年前的西汉,可以断定,西汉之前,“邛”,己经存在。

上溯到史前人类,尚书中有个“穷”。原始部落时代的“穷”,就是秦汉时期的“邛”,“穷”和“邛”相通的。

史家司马迁,在“史记”中结论,讲“蜀曰邛”。距今二千四百年前,先秦攻击“蜀”,于川西坝子设置“临邛”。临邛,现在成都市的邛崃市。

“三星堆”,主人是谁,“蜀”人。蜀曰邛,什么意思,蜀人原本是邛人。“临邛”,何意,邛人到来经过之地。

邛崃,是一个地方。在哪里,就是邛人源头之山,谓之“邛崃”,这就是“邛崃山”。

邛崃,实质是什么,就是“邛”。“邛”,说了什么,邛的大本营,邛群落所在,叫“邛”的人群的家乡。

原始公社时期的“穷”,秦汉时期的“邛”,地理区域位置,就在邛崃山。

“三星堆”,所代表的“蜀”,是很局限的“蜀”。蜀,分先后之蜀。三星堆之蜀,是后蜀,邛崃山,才能是先蜀。

尚书告诉我们,史前,有个“蜀山氏”。“蜀山”,就是邛崃山,“蜀山氏”,就是嘉绒。

汉文化史料中,尚书中的“穷”,秦汉时期的“邛”,只是一个字符而已,意在音节。就文化而言,中原汉文化,“穷”和“邛”,同一个音节,性质是借用。“穷”和“邛”,音节的本质,是古语。或者说,是汉语对祖语的记忆,是汉语对古典嘉绒语的借用。

“穷”和“邛”,真实的意思,就是汉语的“鹏”,大鹏。

“穷”和“邛”,是原始神话时代的自然神,大鹏神,神鸟“大鹏”的嘉绒语音节名号。自然神“大鹏,就是古中国的“鹍鹏”。

古语“穷”或“邛”,今天还在,在嘉绒语中,由嘉绒文化延袭传承。

司马迁生活的时代,邛崃山上的嘉绒,名号叫“西南夷”或者“冉駹夷”,叫“蜀”的地方,是成都平原。原始氏族公社时代,黄帝家族,黄帝下一辈,昌意时代,邛崃山就叫“蜀山”,嘉绒就叫“蜀山氏”。

邛崃山,华夏史前的“神州”所在,水“江”和水“河”之江河大地。如今的“岷江”和“大金川”之间的邛崃山脉,嘉绒地区。

古典“山海经”,那个史前神话,就在邛崃山上。三皇五帝的历史,在嘉绒,在四千年前上演。

华夏寻昆仑,悠悠数千年,昆仑何所在,就是邛崃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