象熊文化,是有区域特性的。这个象熊文化区域的形成,核心,是种姓。这个人种,就是象熊族(华夏族)

区域,取决于人种。这个人种,就是象熊人。

象熊人,在大迁徙前,已经产生了原始文明。这个原始文明,就是自然神文化。

以自然神信仰为标杆,象熊文化,有个大区域。美洲,古代印第安人活动的广大地区,亚洲,东北亚的华夏人,中国的西部和东南亚的古羌人,蒙古草原的凶匈人,是同一个人种,自然神信仰的象熊人后裔,汉文化的华夏人。

以种姓为标杆,有个古羌人文化区域。中国的甘肃、青海、西藏、四川、云南以及相邻的外国地区。

以自然神文化诞生为标杆,有个原始的象熊人区域。这个区域,就在川西北,中心,就是以大金川为核心的嘉绒。

藏文字,有种说法,源自于象熊文和天竺文。

其实,天竺文,应该就是象熊文。

象熊本土,如今的嘉绒,古代也有文字。

古天竺时期,也就是中原的唐朝时期,象熊的本土,如今的嘉绒,同期名号叫嘉良夷。古天竺,地域,在如今的尼泊尔地区。

天竺,有文字,嘉良,有文字,两种文字,形状相似。其实,天竺文和嘉良文,属于同一种文字。如果说不同,那是同一种文字的演变。

天竺,与嘉良同属“西羌”,西羌部落多达一百五十有余。广大的西羌之中,有一个特殊的地区,史称“七羌六夷九氐”,就在今天的川西北。这个特殊的地区里,有一个神奇的群体,就是嘉良夷。嘉良为“别种”,“西羌之别种”,不一样的羌种,很特别,真实的种姓为“夷”。

如何解读这个“别”,含义就是,嘉良,就是象熊,历史长河中的的宗教信仰族群。

这两张照片,一张,马尔帮乡嘎达山悬崖上,一张,撒瓦脚昌都寺的经石板。有说法,这是象熊文,是千年前的遗存。

一千多年前,天竺有文字,“嘉良夷有文字,形似天竺”。这个“形似”,就是相同。

二千多年前,天竺诞生了一个大圣者,名叫释莫尼,天竺宗教,使用着天竺文字。

二千多年前,川西北的嘉良夷的祖先,叫“白狼”的群体,在古象熊佛法中,应该使用着象熊文字。东汉之时,白狼王作诗三首,献于中原朝庭,史称“白狼王歌”。此白狼王歌,书写所使用的文字,应该就是象熊文。白狼,是象熊族群的自然神符号。

如果以人种划分,川西北的“夷”、“氐”、“羌”,实为同一个远古时代的人类群落。对于这个群落而言,“夷”、“氐”、“羌”,是这个群落的文化。

古天竺人,属于“象熊”自然神崇拜的原始人类群落的后裔。神兽“象熊”群落,我们今天,称为华夏族可以,称为“象熊”族可以。

天竺人,是象熊人西迁的一个后裔群体,而祖先,自然神“象熊”信仰群落,在川西北,“象熊”自然神,在川西北的金川安宁。